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站長資訊 > 創業學院

友友用車創始人反思倒閉歷程:沒過分燒錢、口碑好、時機準咋就倒了呢?

發布者: 368分類目錄 時間:2017-03-25 10:19:20

  摘要:縱觀初創企業發展,管理層問題,是最容易導致企業走向衰退的一個原因,許多公司都是折在這塊,比如當年紅極一時的藥給力,最后也就只是一篇通告,宣告暫停業務,原因與友友大致類似,資金鏈斷裂、合伙人機制問題

  回顧友友用車的這幾年,你是否有些遺憾?李宇說,沒有遺憾。

  正式停運的第三天,我們終于聯系上了友友用車的創始人李宇。

  上周五,友友正式發布停運通知,獵云網便聯系了友友方面的負責人,對方表示,“可以安排采訪,不過我們在忙著給客戶清算、退款。”發的信息,也基本上都是隔一兩個小時以上才回,被獵云網催的急,對方無奈,發來他們的對話截圖,“很多資料都需要李總一一確認,快了,再等等。”

  最近,忙的恐怕可不止友友用車,還有媒體以及一眾業內人士。上周,網易科技曝出,友友用車“辦公地點人去樓空、用戶退款無門”。更有媒體發文,市場收縮,車輛在減少,前一個月開始莫名收取1000元押金,直指友友用車卷款跑路。一時間,業內嘩然,怎么共享經濟的風剛吹起來,就有人倒下了?

  

友友用車創始人反思倒閉歷程:沒過分燒錢、口碑好、時機準,咋就倒了呢?

 

  兩個“烏龍”?

  李宇沒有想象中的疲態,也沒有想象中的善于言談,卻有著四川人的直截了當。“這個我一定要解釋一下。”當被問到為什么在停運前一個月突然收取1000元押金時,李宇的情緒有些激動。

  “友友當時能夠做到用戶不交押金、不核實身份就可以把車開走,是因為我們的車是新能源車,換句話說,當時抵押貸款這條產業鏈沒有盯上電動汽車。但是去年春節,所有的抵押公司開始接受電動車。我們在三四天之內丟了五輛車,結果找到后發現三輛汽車都是在抵押公司鎖著的。這個時候,當務之急需要上一套風控系統,但是需要開發人員花大量的時間去研發,我們當時沒有足夠的時間,最快的風控就是調整下押金余額,換句話說,提高下犯罪成本。當我看到有人報道我們是為了卷款跑路的時候,我真的是挺寒心的。”

  另外,友友方面表示,友友用車目前沒有解除注冊實體的計劃,后期公司股東將就謀求業務轉型、業務方向規劃及公司實體去向進行討論決定,目前友友仍有20多位員工。至于“倒閉、人去樓空、卷錢跑路”均為不實言論。

  雖然李宇強調是最近兩三個月才開始為了節約成本,收縮市場,但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3月,友友用車在北京布點近70個,運營車輛近300輛。但是到8月底,友友用車在北京運營的車僅剩下200輛,運營點也減少至50個,這僅是在友友從P2P租車轉型分時租賃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當時友友用車的官方發言人蔣擎解釋稱,北京市場的收縮是由于公司主要精力將拓展至二三線城市。但據了解,二三線城市的拓展似乎也沒了音訊。

  共享經濟爆發期的分時租賃,友友究竟錯在了哪兒?

  資料顯示,友友成立于2014年3月,當時的名字是友友租車,主打的是P2P私家車租賃,私家車的運營標準很難把控,這是P2P租車面臨的一大難題,所以在拿到易車的融資之后,友友開始購買自有車輛。李宇說,平臺上大量的訂單和好口碑的訂單,都是從自有車輛來的,用戶還是喜歡標準化和統一的流程。

  在拿到易車的A+輪融資之后,友友租車開始大量購買自有車輛,并且于2015年10月正式更名友友用車,開始正式進入分時租賃。

  在成立運營的三年時間里,友友租車曾拿過三輪融資,累計超過2000萬美元,投資方包括易車、光速安振、險峰華興(K2)、易車網和曾投出滴滴的天使投資人王剛等。

  其實,并沒有過分燒錢

  我們注意到,在友友轉型分時租賃之后,其實是沒有拿到過融資的。而友友在三年的時間里,總共獲得了2000萬美金的融資。除卻做P2P時的成本,真正花到分時租賃的錢,并不算多。

  李宇介紹,友友做分時租賃,用的是電動汽車,由于北京市的規定,只有少數的幾家企業才有電動車營運牌照,友友采取的方式則是連車帶牌一起長租。

  雖然長遠來說價錢比較高,但是短期內的運營還是比較劃算的,畢竟一下子買幾百輛車,然后再單獨租牌照,需要耗費的資金要多好幾倍。

  獵云網(微信:ilieyun)看了下某租車平臺的企業長租價格,最便宜的奇瑞EQ的價錢大約在1800元月租金,如果簽訂長租協議,可能還要便宜一些,一年200輛車,大約400萬左右的價格,這對于千萬美元的融資來說,并不算多。除了負擔租車費用,還有一個費用是保險和理賠,友友公關透露保險和理賠采取的是雙方配合的形式,并沒有透露詳細的配合形式,這個我們無法得知。

  再加上,據友友員工私下透露,在去年4、5月份的時候,最好的成績能夠達到出租租金和租車租金平衡。也就是說,此前,友友是有一定的可觀的收入的。

  獵云網曾經致電友友的老用戶李先生(化名),他說早期友友在P2P租車的時候可能還燒過錢,那時候補貼比較多,現在做分時租賃,感覺沒有補貼,幾個平臺的價格也都差不多。

  此外獵云網還求證過分時租賃領域的專業人士,表示友友其實并沒有過分燒錢,畢竟分時租賃是國內的一個新興領域,車輛保養、維修、保險方面的成本都需要花費很多的錢。而且與共享單車類似,車輛,站點的投放,都是企業決勝的關鍵。

  據了解,友友用車在轉型之前,團隊整體能夠達到500人,轉型分時租賃之后,裁減到了150人,人力運營的成本在降低。不過,根據友友用車公布的信息顯示,2015年,友友用車主營收入240.4萬元、凈虧損1414.2萬元,負債總額達2173.7萬元。

  其實,口碑也還不錯

  李宇是北京交通大學工科出身,談起技術頗為得意,“我們是在用系統在做汽車共享,傳統租車是人在做,我們是用一套算法去做。我們想讓汽車共享這件事更加便利,不需要人去交接,用一分鐘就可以讓用戶將車開走。”

  據友友用車官方披露的數字顯示,友友用車曾經的NPS用戶推薦值達到77%,100個人中有77個人愿意推薦給他人使用。

  據了解,友友的技術也確實得到了用戶以及同行的認可。友友用戶周先生(化名)表示,“聽到友友停運的消息感覺還是有些遺憾的,他們的系統用起來很爽,比同類的APP要好用,我基本上能夠達到一天使用一次的頻率,因為公司樓下就有,比較方便,主要是20公里以內的短途。但是也覺得他們這個模式不太行,用戶爽了,企業怎么辦?有點像汽車版的摩拜單車,成本卻比自行車要高得多。”

  周先生(化名)還提到,也曾推薦給過身邊的人,但年初聽到了關于友友一些不太好的風聲,就集體把余額退了,沒在用過。

  此外,獵云網還接觸了一位在樂視零派樂享工作的一名員工,提及友友,她也覺得友友在同類APP里系統算做的不錯的,對友友的運營和產品頗為贊賞。

  其實,時機也是剛剛好

  共享經濟是近幾年在國內的興起的概念,以Uber和Airbnb在美國的成功為信號,迅速在國內復制,P2P租車更是共享經濟概念下的產物,在友友涉足P2P租車領域時,當時國內只有PP租車,競爭不算激烈,同時期的寶駕租車和凹凸租車也都在剛剛起步??梢哉f,友友進入P2P租車的時機是剛剛好的。

  而在2015年之后,轉戰電動汽車分時租賃的市場,當時電動汽車在國內興起??梢杂^察到這兩年的變化,用戶對環保的理念加強,新能源電動汽車開始受歡迎,也是國內汽車的發展有望攆上國際汽車發展腳步的關鍵幾年,友友用車在這個時間進入電動汽車分時租賃市場,也是沒有問題的。

  一切看起來都不錯,那么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小公司的大企業病?

  據友友離職的早期員工爆料,2015年的時候,友友在發展過程中已經出現了比較嚴重的管理問題,尤其是在拿到A+輪融資之后,高薪聘請管理層人員,層級在逐漸增多,失去了當初扁平化管理的熱情和動力,人心散了,整個團隊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有業內人士分析,這或許是友友戰略轉型調整不當出現的問題,從輕資產運作到重資產運營,友友用車在組織架構、人員配置、資金以及運營經驗等方面沒能支撐起企業運營的實際需求,某種程度上導致了友友用車的敗局。

  對于管理層的問題,李宇并沒有直面回答,只是說公司有三位創始人,一位是她自己,一位已經于半年前離開公司,另一位不方便透露。據了解,三位創始人的背景都很有來頭,李宇此前在阿里巴巴工作八年,離開的那位應該是此前從360跳出來加入友友的高管蔣擎,也是友友之前的對外發言人。另一位,據內部爆料,應該是珂蘭鉆石網的原CEO郭峰。

  獵云網通過企信寶查看了友友用車的注冊公司北京友友聯創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信息,看到在2016年12月底,友友用車的股權發生了變更,從郭峰、王剛、西藏險峰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王一晨變為郭峰、分宜友信投資管理中心、王剛,并且法人股東從西藏險峰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變為分宜友信投資管理中心。這其中,沒有李宇、蔣擎等作為股東的痕跡。

  據友友早期員工爆料,公司早期的CEO是郭鋒,后來漸漸淡出內部管理。珂蘭鉆石的董事王雍的評價是,“按照郭總的性格,第一次融資之后,他一定會退出。他不太愿意具體的管理,喜歡選人和給年輕人機會。”李宇、蔣擎等或許就是郭峰看好的年輕人,也可謂是郭峰培養的嫡系經理人團隊。后來公司內部管理的混亂,也是不可預料的結局。

  縱觀初創企業發展,管理層問題,是最容易導致企業走向衰退的一個原因,許多公司都是折在這塊,比如當年紅極一時的藥給力,最后也就只是一篇通告,宣告暫停業務,原因與友友大致類似,資金鏈斷裂、合伙人機制問題難以協調。

  產業同質化嚴重、競爭壓力大?

  雖然共享經濟的大風在國內已經刮了有些年頭了,但是真正火起來的一共也沒有幾家,分時租賃更是踩在共享經濟大潮的風口浪尖,據統計,截止到2016年11月底,國內進入新能源汽車租賃的運營商已經超過100家,盈利難是這些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

  且就分時租賃來說,雖然友友做的時間比較早,但是在同行業也出現了比較激烈的競爭對手,比如首汽租車的Gofun,號稱擁有國字頭背景的平臺,據說與路橋集團都有合作,無疑在行業中擁有絕對優勢。以及樂視花20億打造的零派樂享,憑借豐厚的資金支持,在車輛、牌照以及網點布局都有著良好的前景。在此種情況下,友友用車的處境就比較尷尬了,尤其是資金鏈還不明晰。

  其實,如果單純的說行業困境,在P2P租車領域依然有凹凸租車獲得4億融資,分時租賃領域也依然有上百家公司都在擠進這個領域。面對友友的突然倒下,只能說,每個企業都有自身的困境,它沒有突破罷了。有人說,這是在給分時租賃領域敲個警鐘。想來還是破具道理的,畢竟國內的市場還不成熟,發展尚需要培育,在沒有充足的資金儲備已經良好模式的情況下,還是不要進來的好。

  李宇的反思:還是要回歸商業的本質

  李宇雖然說對友友沒有遺憾,但是被問到如果重來一次,融資方面是否會有其它的考慮,她斬釘截鐵的說,會。

  “新能源產業還不夠成熟,一家初創公司單靠財務投資者去持續支持,很難。如果再找,我們會找戰略投資者,汽車牌照、充電樁、電動車租賃運營等,都需要大家一起去發力解決問題,推開汽車共享的大門。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你能得到戰略投資者的支持,這家公司不盈利沒關系,但一定可以在戰略上對其它的同一條產業鏈形成幫助,我想如果再重新來過,這樣的機遇需要我們去深挖。而且要建立順暢的融資渠道,來保證企業和項目的運營有持續的資金保障,避免融資不暢造成的資金鏈斷裂。”

  “如果再創業,我覺得還是要做些有價值的東西,回歸商業的本質,而不是一味的討好用戶,自己在虧損。”

Copyright ? 2018 368分類目錄收錄各地區行業優秀網站,提供中文網站目錄檢索搜索功能,努力打造優秀的中文分類目錄網站。
www.日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