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站長資訊 > 創業學院

三個月時間 狼人殺成了創業風口 資本入局 投資人看中的是什么?

發布者: 368分類目錄 時間:2017-03-25 10:19:22

  “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數據是多少?”投資人坐在對面,對兩位狼人殺APP的創業者說。

  其中一位忙不迭將數據截圖發給投資人,另一位創業者用腳踢了踢他,可惜已經晚了。

  “我玩兒狼人殺玩兒了這么久,誰是民,誰是狼,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果不其然,隔了沒有一周,就爆出這家投資機構投了競品的消息。這次見面,極大可能是投資人為了幫公司獲取數據。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狼人殺線上產品已經從去年底的藍海一路殺成了血海,僅在app store中搜索,就有40家同品類產品在競爭。顯然,狼人殺這一在年輕人群體中風靡的桌面游戲,已經從線下逆襲到線上,成為創業投資的風口。

  但有人擔憂,飛速走紅后可能也只是曇花一現,曾火爆一時的三國殺游戲就是明證。甚至有不少人在等著看笑話:一個桌游衍生品,逃不過朝生夕死的命運。

  作為一款游戲類產品,如何更大范圍地獲取用戶?商業模式如何實現大規模盈利?這些問題考驗著市場玩家。

  但除卻游戲本身的屬性,狼人殺似乎顯示出了一些獨特的基因,比如同社交和表演的天然嫁接優勢。也正因如此,狼人殺從茶余飯后的大眾消遣,被綜藝和直播的力量大力助推,成為投資人搶著下注的下一場賭局。

  三個月時間,狼人殺成了創業風口

  2016年12月4日,天天狼人殺在app store正式上線。過了個年回來后,就接到了將近30家投資機構的見面邀請,其中不乏真格等知名機構。

  聯合創始人李宇辰笑著說,這步的確是走對了。天天狼人殺的團隊本是個開發軟件的技術型公司,之前從未嘗試過手游領域的創業。2016年6月,為了說服在美國度假的公司CEO 開發這款產品,李宇辰每天以10個電話的頻率騷擾他,連打了七天,頭疼不已的CEO回來后,發現的確值得一做。

  彼時,“狼人殺”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網民的關注。從百度指數可以看到,“狼人殺”的指數從2016年4月開始上漲,并且在9月時到達了一次小高潮,并從2017年開始出現爆發式增長。玩家中既有中學生,也有30多歲已經工作的人們。

  狼人殺游戲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1986年的春天,蘇聯莫斯科大學心理學系的迪米特里·達維多夫發明了殺人游戲。之后靈感于狼人的傳說,科幻作家安德魯•普洛特金對“殺人游戲”的規則做了一些改進,第一版狼人殺游戲就此誕生,并逐漸在世界各地流行開來。

  而在中國大陸,則可以追溯到2000年初。當時的大學生之間風靡殺人游戲和狼人殺。但當時沒有網絡和綜藝的普及,也并不為人所知。“直到今天,你去東北的桌游館里,還能看到戴著金鏈子的大姐們坐成一圈,在玩兒殺人游戲。”李宇辰說。

  馬東團隊的網綜《飯局的誘惑》以及熊貓TV的電競類真人秀《Lying Man》等節目以及游戲直播可以說為狼人殺成為網紅貢獻了一份力量。

  而狼人殺的創業潮更像是泛娛樂文化中的大眾先行,線下IP衍生后,綜藝搶先,創業隨之上位。

  目前,開發狼人殺線上游戲的都是小型團隊。app排名靠前的幾家公司都不在北京,坐落于沈陽西安等地。天天狼人殺的團隊僅有21人。不僅是帝都的創業者晚了一步,大的游戲巨頭如網易騰訊等似乎也都反應遲緩。反過來卻也為了小型創業者們極大的生長空間。

  而這些小型公司的反應時間也都頗為相近:天天狼人殺APP上線時間是2016年12月4日,狼人殺APP上線時間為12月8日,手狼則晚了近一個月:在今年的1月11日。

  短短的三個月內,目前已知的投資過狼人殺類型APP的機構有洪泰基金、Newgen Venture、青松基金、天鴿互動等。據業內人士透露,游戲巨頭騰訊等也開始私下聯系小型的創業團隊,有意進行投資。

  資本入局,投資人看中的是什么?

  “其實我們的投資人都是資深玩家。每次聚餐后必玩狼人殺。還都在說金水(真警察跳警的人發給某一位玩家平民身份的行為)、警徽流(自稱預言家的警長交代驗過誰)之類的狼人殺黑話。不是投資時才開始玩,也不是這幾年剛開始玩兒,在更早前就開始玩兒了。”一位投資機構的市場負責人說。

  這也就是狼人殺與其他游戲的不同。由于背景簡單,沒有宏大的世界觀,注重邏輯推理,極易上手,用戶黏性非常強。目前市場上狼人殺品類的APP,平均用戶在線時間超過了3小時。

  這也是投資人切身體會后的感受。目前市場上游戲大都曇花一現?;鹑缙孥E暖暖、陰陽師,也只有半年左右的際代周期。這種黏性與其說是形成于用戶與游戲之間,倒不如說是用戶自己心理上形成的黏性。

  “分析比輸贏重要。過程比結果重要。有時候即使好人輸了,但我能分析出來誰是狼,我也有成就感。”狼人殺資深玩家小銀說。每次玩兒,都會覺得激動,不像平常的游戲為了完成任務,或者打級。

  李宇辰自己之前是不玩狼人殺的。直到線下的游戲越來越火,他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會拒絕”。只要熟人一號召,基本就都會參與進來。市場上游戲更迭太快,能長期走下去的并不多。作為創業者和投資人都是長期玩家的游戲,的確值得一試。

  容易上手,規則統一,狼人殺游戲的創業相對普通的游戲來說,顯得更加討巧,真的得感謝源頭最初的游戲鼻祖。但從這點來說,壁壘并不明顯,唯一的點就在于,哪家APP能跑的最快。

  狼人殺一路成為投資人競相爭搶的項目不僅僅是投資人喜歡玩狼人殺游戲這么簡單,有的創業者也隱隱地表示,投資機構們似乎也想借“狼人殺”這個IP的東風。這個東風,不只是錢那么簡單。

  已經投資狼人殺這個品類的投資機構則說,主要還是看數據。“我們為什么投資它,是因為數據宛如當年的映客。即便不懂游戲,不懂社交,但當我們抬頭看到這個數據,當天就給了offer,三天內就完成了付款。為什么只給了數百萬,不是因為覺得幾百萬無所謂,賭一賭。而是因為,我想給,人家不要。”

  如今最火的同品類競爭公司中,狼人殺APP在iOS和安卓端數據都遙遙領先,且已完成兩筆融資。不管缺錢也好,戰略也罷,投資的風口已成事實。創業者與投資人,雖各有所圖,但也都各取所需。

  如何賺錢?購買裝備,直播打賞

  “天天狼人殺APP上線不久,我們就遭到了黑客攻擊,要五萬塊的勒索費。不久聽說狼人殺APP也遇到了相同的事情。”李宇辰說。

  處于風口浪尖之上的狼人殺創業者們不僅得到了投資人的青睞,還被黑客盯上了。李宇辰說這是以前做其他品類軟件從來沒遇到的事。

  短短三個月內,狼人殺品類APP從上線到走紅,多家團隊表示不再愿意出來多說話。因為估值轉瞬間水漲船高,怕后期帶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狼人殺被投資人看上,除了數據和用戶黏性外,更重要的是要怎么賺錢。

  這也就是線下桌游和線上APP的區別。線下更注重體驗,而線上則給你提供了更多作弊的空間。我可以購買警徽、可以購買狼人卡,賦予了更多游戲之內的挑選權。

  而各家的盈利模式也都不太相同。手狼與其他家APP不同,主打賣萌清新風,贏利點也來自于形象美化的皮膚消費,類似早期的qq秀。手狼方面則說,這是為了保證嚴格意義上的不影響游戲公平性。

  前段時間,有篇《狼人殺才藝表演區會變成下一個快手么?》的文章里提到了狼人殺里設置表演專區的事情,其中,購買禮物、贈送禮物,也是狼人殺平臺與直播平臺相似的一個盈利點。

  但這僅僅是現階段僅僅作為游戲的商業模式。李宇辰透露目前天天狼人殺的平均用戶付費在5毛左右,如果安卓端上線,用戶量進一步提升,流水還會翻番。

  但現階段來看,狼人殺的盈利模式與傳統游戲區別不大,還比較保守,也形成不了大型人民幣玩家。作為競爭紅海來看,也未出現一家極其有盈利優勢的公司。

  而今,這個紅海還在批量進人。馬東前段時間說米未也有可能做狼人殺APP。他看重的更是“飯局的誘惑”這個IP本身。用狼人殺游戲切入,圍繞IP建立社交,未來能成為一個“米未系”粉絲平臺。這種玩兒法,可能又是以表演為主的另一種游戲盈利模式了。

  火爆背后,與直播嫁接、與社交共生

  在狼人殺成為投資風口前,2016的投資風口一直是直播。而今,他們二者卻也要走向聯合。

  狼人殺火起來的途中,有無數電競主播漸漸轉型為狼人殺主播。JY就是其中之一。就在五天前,他的上海JY CLUB也剛剛開業,主要做狼人殺桌游:35元一小時。

  天天狼人殺上線后,JY、囚徒等在綜藝里走紅的玩家,開始在直播平臺、B站上直播“網殺”的過程,并且還解說游戲、給新手用戶做攻略、復盤。JY現在下午直播LOL,晚上直播狼人殺。目前熊貓方面,每次狼人殺直播的觀眾數據一般在30-50萬之間,甚至要高于觀看LOL的觀眾數量。

  天天狼人殺因為以視頻為交互模式,更容易參與直播的過程。天天狼人殺其實并不是個例,其他的狼人殺APP也經常有主播進行直播,當游戲本身受到關注,主播也樂于采用這種形式進行表演。之前,主播的模式大多是講段子、唱歌、才藝表演,除了電競之外,狼人殺也算是新開辟的一個思路。從這個層面上來說,不僅僅是投資人,未來直播的平臺也將與狼人殺的團隊展開廣泛的合作。

  《狼人殺是否會成為下一個快手》中也分析了一個有趣的情況:才藝表演專區里,各個用戶票出狼的方式不是靠邏輯,而是誰的表演最爛。李宇辰解釋,其實是因為違規的用戶被禁玩的期間不能玩狼人殺,在監獄模式中只能進行這種活動。但后來發現效果竟然還不錯,就專門開了才藝表演專區,但總的來說還是要服務狼人殺用戶。

  狼人殺和直播的互相嫁接也證明了一件事:游戲用戶的表演欲望在逐漸加強,這種獵奇的心理都給了用戶一個新的發泄口。

  社交則是狼人殺看重的另一個點。

  “我在玩兒游戲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漂亮姑娘要被人票死了。我就可以拼命往她頭上砸金蛋,讓她不被投出局。之后就能和她多聊聊交個朋友什么的……”一位天天狼人殺用戶說。

  手狼則推出了類似微信的附近的人和好友狀態圈,在好友圈里曬照片的女玩家非常多。

  這就是投資人說的社交的一個方面。目前社交似乎被做到了極限:QQ、微博、微信囊括了全局,其他細分品類如興趣社區FaceU、全民K歌、還有直播社交領域的映客等等……似乎都被做到了頭,投資人也都等著破局。

  一家投資了狼人殺品類的機構則說,也受到了Snapchat的啟發。新型的“閱后即焚”代表著年輕人的社交玩兒法,這種玩兒法明顯是一種代際語言。所有的社交產品歸根結底都要有極強烈的認同感。狼人殺中形成的“黑話”就是認同感下的一種產物。

  而同時,作為一個備受追捧的桌游,狼人殺的門檻又沒有那么高。不會過于小眾的市場才會有社交擴散的空間。

  “狼人殺之所以會火是因為強大的社交屬性,因為現在太多的人宅在家里。都用手機,電腦等通信軟件溝通。能夠走出來結交新朋友一起玩游戲的機會太少?,F在的狼人殺,應該60%是社交,40%是游戲。”JY這么說。

  “我們在做天天狼人殺之初,就是為了做成社交工具。”李宇辰介紹。

  目前在app store的社交專區排行榜中,狼人殺APP位列第三,前二位則是QQ和微信,天天狼人殺在第十名。至少在現階段,狼人殺類別APP的社交之路走得還算順利。

  狼人殺的競品之間,也會有些微小的區別。手狼APP與狼人殺APP都是以音頻為模式進行,而天天狼人殺則是以視頻模式進行游戲,他們認為視頻社交是未來的方向。

  不論是直播、游戲還是社交,不論是主播還是平臺,最重要的其實都是用戶。狼人殺與綜藝、與直播,都在為圍觀與被圍觀提供了新鮮的可能。在狼人殺競爭的混戰年代,多一重聯合,就更方便接下來用戶的攻城略地。

  未來,狼人殺能玩兒能什么樣

  除了社交和直播之外,現在也出現了狼人殺的創業衍生品。目前已經有四家公司正在組織狼人殺的賽事,目的想打造成“超越電競賽事的節目”。

  “你們想不想做個狼人殺垂直媒體?我覺得這也是個方向。未來狼人殺不會輕易消失,應該會越來越大。”李宇辰對天天狼人殺很有信心,想把他有朝一日做到“百億級別的公司”。

  而各家創業者看法卻也都不太一樣。手狼認為,現在這種人人都玩狼人殺的氛圍不會長期保持,所以得緊跟核心目標用戶的需求,把最核心的用戶留在平臺最重要。

  在2011年左右,也有一批“天黑請閉眼”的頁游出現,但都沒能活下來。

  “狼人殺會火一段時間,能不能持久,要看從業人員能不能規范狼人殺市場。目前,狼人殺在中國還是很難被其他桌游取代的。”JY說。

  而幾家游戲巨頭在狼人殺領域目前仍都未采取行動。李宇辰笑言,當時取名叫“天天狼人殺”,也是覺得騰訊很多游戲都叫“天天”,這樣的話,可以避免被吞并之類的危險。

  很多人對狼人殺的前途存疑,顯而易見的是,這次的全民狼人殺已經不再是一次傳統的游戲風口,而是一個延伸多年老游戲的社交、娛樂多重演化之路。不管市場會持續繁榮,始終會有用戶繼續玩狼人殺,即使是短期內的跟進,投資人依然沒有下錯棋。

Copyright ? 2018 368分類目錄收錄各地區行業優秀網站,提供中文網站目錄檢索搜索功能,努力打造優秀的中文分類目錄網站。
www.日本色